当前位置:趣明星综艺新闻 > 有一种综艺,就是垃圾文化的播种机

有一种综艺,就是垃圾文化的播种机

2019-12-02 12:49:02  |  来源:互联网  |  编辑:趣明星  |  
[摘要]近日,一个青年艺人在一档综艺节目拍摄过程中意外走了,永远的走了!许多人都不追星,此前甚至不知道他,但当人们看到他生前数小时的视频画面——亲切的与粉丝打招呼、努力的爬坡投入节目拍摄,...
有一种综艺,就是垃圾文化的播种机(1)

近日,一个青年艺人在一档综艺节目拍摄过程中意外走了,永远的走了!

许多人都不追星,此前甚至不知道他,但当人们看到他生前数小时的视频画面——亲切的与粉丝打招呼、努力的爬坡投入节目拍摄,多数人是非常痛心的。

这不是一种粉丝的痛心,这只是一种正常的人为生命惋惜而发出的痛心,这是一种正常人因生命如此牺牲不值得而发出的痛心。

一个35岁风华正茂的青年艺人,用生命的代价为14亿老百姓揭开了中国式综艺的遮羞布,让人们看清了中国式综艺的真实面目。

有一些综艺,它们是垃圾文化的宣言书、宣传队和播种机。

山寨文化的搬运工

如今的中国荧屏上,充斥着各式各样的综艺节目。从《跑男》到《中餐厅》,从《爸爸去哪儿了》到《中国好声音》,有熟知的,有不知的。从娱乐搞笑到竞技类,从生活服务类到明星真人秀,从电视节目到视频节目,有成百上千档。

然而,这些节目最大的一个特色就是“模仿”。浙江卫视《追我吧》拍摄出事后,就有人直指它模仿的是国外综艺《百万美金追逐赛》。但是,后者请的都是专业运动员、退役运动员或者有运动基础的人。参与者每天都要接受专业训练,以承受节目录制的高强度。

2018年,据韩国媒体《中央日报》报道,中国国内综艺节目抄袭现象严重,抄袭韩国综艺节目高达34个。

有一种综艺,就是垃圾文化的播种机(2)

(媒体盘点的中国综艺抄袭名单)

比如湖南台的《我家那小子》,就被指抄袭韩国综艺《我家的熊孩子》。爱奇艺的《偶像练习生》与韩国综艺《Produce 101》相似度极高,被认为是最严重抄袭。

综艺节目的拿来主义就注定了中国综艺的速成思维。创意是最简单的,模仿就行;拍摄连道具的设置也是参造人家的,省事省钱。参与的演员、明星,也不过是吸睛引流的“道具”。

有一种综艺,就是垃圾文化的播种机(3)

(《追我吧》中竹林与《百万美金追逐赛》设计出奇的一致)

这种缺乏敬畏心、专业度的综艺,必然从根儿上就是野蛮生长的、不择手段逐利的、没有价值观的。

艺人堕落的助推器

中国明星已经离不开综艺了!

在影视行业寒冬来临的今天,综艺几乎成为了明星艺人新的突破口。没有戏拍的时候,就去参加综艺,成为了艺人维持自身热度和身价的有效方式。

而实际上,站在旁观者角度看,一个人歌手、演员成天参加综艺,你是要塑造怎样的专业形象呢?走马观花的事情做多了,自然就影响在主业的聚焦。难道一个演员、歌手不是该拿好作品说话吗?

而事实是相反,看到那些所谓的明星,在综艺里像疯婆子一样滚来滚去、流着哈喇子、叽叽喳喳,他们已经很出名了,为什么还如此的“作贱”自己呢?不解!

道理虽简单,但在那些“综艺咖”的眼里,曝光就意味着利益,曝光才是一切。这也直接制造了部分明星艺人高片酬的泡沫。

这几天,大张伟几年前的一段采访就被翻了出来。他在采访中直言:真人秀会毁掉所有中国艺人,所有的艺人都没在做自己上发光发热,所有的才华都是在做真人秀。

而对另一些并不怎么知名的艺人,综艺就成了让自己成名、成功的捷径。有的艺人已经过气了,于是参加综艺试图把名气找回来;有的艺人,本来是毫无知名度的,却因为综艺成为了“综艺咖”。有的本不是娱乐圈的,却跨界来镀金。

比如,一个要走T台吃饭的模特,去参加了综艺,就变成了因参加某某综艺而走红。最近,正在闹离婚传闻的那位就是如此。一个在T台上英姿飒爽的他,难道不比在综艺中及舆论头条中丢人现眼更值得尊敬吗?

有一种综艺,就是垃圾文化的播种机(4)

陈道明在一次重要会议采访中谈艺人的敬业度问题)

更有甚者,奥运冠军也去了,篮球运动员也去了,他们不是该在赛场上用实力说话、为胜利而拼搏吗?

因此,在某种程度上,泡沫严重的综艺节目,正在助长中国文化领域的歪风邪气,一种不务正业、追逐虚名、唯利是图的邪气。

愚乐百姓的麻醉剂

恰如大张伟所言,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就爱看吗?

是的,确实有人看。也正是因为收视率的保障,才有越来越多粗制滥造的综艺出现。

一方面,观众通过综艺的平台来窥探明星的生活化、娱乐化的真实的一面;另一方面,观众通过收看综艺来实现放松、娱乐及消磨时光的目的。

但是,在观众和电视台之间,前者是文化的被动接受者,后者是文化流行的发生器和输出者。由于电视台及明星的影响力,观众是很容易被节目的表象所迷惑的。如果一档综艺节目,不能向观众传递正面的价值和社会意义,久而久之就会成为一种误导和麻醉公众的低劣“消费品”。

有一种综艺,就是垃圾文化的播种机(5)

我们看《中国好声音》还能看到一些普通人对于音乐的执着和热爱,看《跑男》一群人疯闹能看出什么呢?

尼尔波兹曼在《娱乐至死》中说道:一切公众话语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,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。我们的新闻、生活、教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,毫无怨言,甚至无声无息。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。

通过综艺,一个没有作品的人走红,年轻人们会怎么看?会不知不觉引导年轻人走上一条企图成名的捷径,而不是依赖于长期的学习和专业提升。

通过综艺,一个没有演技的演员,却能常年维持高片酬,她给社会传递的是一种德不配位的贪婪。

通过综艺,一个艺人在公众面前传递了某一种人设,而在现实中却又是另一种人设,他给公众又树立了一个怎样的榜样?

不得不说,这样的综艺不但没有提供好的创意、好的内容,更无从谈起好的价值,而仅仅是把观众当成维系收视率的一个棋子,最终实现在资本上赚得盆满钵满。

而对个体而言,当我们从一个综艺切换到另一个综艺时,消耗的不但是我们的时间,更有我们对于事物价值的理性和独立判断。最终,不知不觉中,我们都成为流行文化的牺牲品。而在这些流行文化外,还有太多太多的东西值得我们去花时间关注,比如科学、艺术、诗词、文学、戏剧.......

尼尔波兹曼在《娱乐至死》中还留下了一句警世名言:也许有一天,我们终将毁于我们所热爱的东西。

但愿,中国式综艺不要在扭曲的价值体系中越走越偏。而现在,有人用生命的代价换来了全社会对中国综艺的重新审视和思考。希望,我们在综艺积极发展上,对生命东西能上、什么行为被允许、什么方面值得鼓励,应该上一上紧箍咒了。

值得庆幸的是,在垃圾综艺泛滥的年代,并不是每一个综艺都是垃圾文化的制造者。《中国诗词大会》、《朗读者》、《身临其境》等这些更具专业和价值属性的综艺至少已经开了一个好头。

只是,现在到了该去其糟粕、取其精华的时候了!

相关新闻